最后更新时间:2021/4/12 10:24:35 | 网址频道 | 在线游戏 | 繁体中文 |
您目前的位置:链接111文章频道生活健康不仅要长寿,更要健康长寿

不仅要长寿,更要健康长寿

文章分类:生活健康 作者:链接111 来源:url111.com 发布时间:2021/1/6 15:30:28 推荐给朋友
不仅要长寿,更要健康长寿 

健康长寿是人类永恒的话题。无论身处何地,每个人都希望自己可以长命百岁。古往今来,无论是王侯将相、达官贵人,还是贫民百姓,无不向往长生不老,多少世世代代的伟人也都在追求健康长寿的秘密,尝试各种方法延年益寿。而长寿的秘密,一直犹如人类未解之谜一般,令人头绪万千,却又百思不得其解。 
  
随着医学的进步,人类的寿命确实越来越高,我们可以活得更长寿。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全球平均寿命以约每十年3岁以上的速度增长,大多数地区的平均寿命自2000年以来都有所增长。截至2015年,全球大多数人预期寿命达到71.4岁。由于世界人口的老龄化,在未来几十年里,衰老相关疾病的经济负担将迅速飙升。所以,我们大家更希望健康的活着,而不是在疾病的困扰下度过后半生,那样才是真正的健康长寿。于是,科学家们在“lifespan(寿命)”的基础上提出了一个“healthspan”的概念。所谓“healthspan”,就是指在人的一生当中,他们通常保持健康状态,而且远离严重的或慢性疾病的生存寿命,我们就翻译为“健康寿命”吧。 据估计,人们的健康预期寿命为63.1岁。虽然各国的健康预期寿命不尽相同,但平均而言,健康预期寿命比预期寿命短11.7%,这意味着对许多人来说,他们的晚年生活将在疾病中度过。 
  
肠道菌群研究表明,肠道细菌与长寿之间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人类和动物在衰老过程中,肠道菌群的多样性会逐渐降低,有益微生物逐渐减少,而一些有害菌在个体衰老过程中逐渐取代有益菌占据主导地位。2017年4月,来自德国马普衰老生物学研究所的科研人员在《自然》杂志发表的一项研究引起了轩然大波,老年鱼类在摄入年轻鱼类的粪便后,寿命有所延长,运动能力也有所提高,表明粪便与粪便中的微生物能让老年鱼类活得更久。 

  
  
肠道细菌产生的吲哚可以延长动物的健康寿命 
  
2017年8月,一篇发表在《美国科学院院刊》上的研究中,来自美国亚特兰大埃默里大学医学院的研究人员仔细研究了一类叫做吲哚的化合物,发现它们可以延长动物的健康寿命。吲哚是自然界中发现的一系列化合物,它存在于一些花中,比如茉莉花、桔子花等等,它也在人类和动物的粪便中被发现。一些吲哚的衍生物,比如吲哚-3-甲醇可以在花椰菜、甘蓝、卷心菜和其它十字花科蔬菜中被发现。同时,吲哚也可以在肠道中由许多肠道细菌分解色氨酸所产生。 
  
研究人员在线虫到小鼠等一系列生物有机体中研究了吲哚对健康寿命的影响。该团队以前的研究发现,吲哚可以使得小鼠对于感染和其它形式的生理应激更具抵抗力,而吲哚的产生受到肠道细菌大肠杆菌的调节。在本研究中,研究人员给秀丽隐杆线虫饲喂大肠杆菌,这些线虫中一组可以正常的产生吲哚,而另一组经过基因改造不能正常的产生吲哚。研究人员同时也在小鼠中进行了实验,首先使用抗生素破坏小鼠的肠道菌群,然后给其中一组小鼠重新接种大肠杆菌,而另一组接种那些不能产生吲哚的细菌。研究发现吲哚的产生并不能显著提高动物的寿命,但是可以提高健康寿命的期限,也就是说吲哚虽然不能让动物活得更长寿,但是可以让动物活得更健康。 
  
  
  
随着时间的推移,与那些不能产生吲哚的线虫相比,那些能够产生吲哚的衰老的线虫在15日龄后仍充满活力,而且它们明显具有更强的吞咽能力,对热应激也具有更强的抵抗力。而通常情况下,由于衰老,秀丽隐杆线虫在15日龄后所有这些能力都会受损。同时,秀丽隐杆线虫通常在5日龄后停止繁殖。然而,那些能够产生吲哚的线虫在大约12日龄时仍具有生育力,表明吲哚让线虫的生育能力延长了一倍多。 
  
在小鼠身上也观察到同样的现象,肠道细菌产生的吲哚可以使28月龄的老年小鼠仍保持年轻的活力和维持健康的体重和活动性。吲哚似乎也可以延长年轻小鼠的寿命,吲哚可以让暴露于致命辐射下的小鼠活得更久。 
  
吲哚是一个非常古老的信使分子,它促进细菌之间的相互交流、帮助细菌与宿主之间的沟通、维持宿主免疫系统的正常稳态。因此,吲哚能够帮助我们维持健康活力也就不足为奇了。肠道细菌产生的吲哚使得老年动物看起来更加年轻,这可能为使人活得更加健康、更加长寿提供新思路。照顾好我们的肠道菌群,或许才是我们健康长寿的真正秘诀。 
  
60岁的年龄30岁的肠道:健康肠道助力健康老龄化 
  
诺贝尔奖获得者梅契尼科夫(Elie Metchnikoff)不仅因为其在细胞吞噬作用研究中的成就,还因为其将肠道细菌和发酵食品的摄入与健康和长寿联系起来。我们发现在身体的不同部位,特别是肠道中存在大量的微生物,并表明它们可以影响我们的健康,因此研究人员开始寻找健康衰老的方法。许多研究对整个生命周期肠道菌群的发育进行了调查,一些基于小样本的研究表明肠道菌群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发生变化。在一项对728对双胞胎女性进行的研究发现了一些与身体衰弱相关的细菌,包括长真杆菌(Eubacterium dolichum)和缓慢爱格士氏菌(Eggerthella lenta)丰度较高,而普氏栖粪杆菌(Faecalibacterium prausnitzii)丰度较低。因为身体衰弱与早期死亡风险的增加密切相关,所以了解随着年龄的增长肠道菌群的变化特征非常重要。总的来说,一致的共识是,肠道菌群的多样性随着年龄的增长而下降,然而这是否与健康的衰老有关是有争议的,以及在不同的人群中正常的菌群究竟是什么样的仍不清楚。 
  
一项对314名健康中国受试者的研究表明,种族和生活方式对肠道菌群的总体结构具有显著的影响。研究人员推测,肠道菌群在生命早期就已经被刻上烙印并且与长寿相关。2017年10月,一项由中国江苏镇江天益健康科学研究院和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劳森健康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共同合作完成的新研究对1000多位年龄在3-100岁之间的非常健康的个体的肠道菌群进行了横向比较,结果发表在《mSphere》杂志上。 
  
  
  
所有受试者都是根据“极度健康”的标准选择的,这些包括:无论是他们自己或是他们的家庭成员都没有任何疾病报道;不吸烟、不饮酒、没有喜怒无常,在参与研究前的三个月内没有服用过任何药物或抗生素;没有重大的心血管代谢、胃肠道或神经系统疾病的家族史。 
  
该研究与其它研究相比取得了一些令人意外的结果。首先,健康老年人的肠道菌群总体结构与几十岁的年轻人相似;其次,研究人员仅仅在20岁以下的人群中发现了肠道菌群组成的差异;第三,30到100岁之间的人群肠道菌群的差异很小;第四、男性的肠道菌群组成似乎比女性更多变。总之,这一研究结果表明,从横向比较来说,健康老年人的肠道菌群与同一人群中的健康年轻人差异不大。 
  
  
  
健康的肠道和健康的衰老之间仍然存在着一种强大而不可否认的关联。如果你的健康状况非常好,即使你90岁,你的肠道菌群与30岁的健康年轻人也没有什么不同。这表明,随着年龄的增长,保持肠道菌群的多样性是健康衰老的一个主要生物标记,就像低胆固醇水平是机体健康的循环系统的生物标记物一样。 
  
虽然并不清楚这是健康衰老的原因还是结果,但是研究表明如果老年人的肠道菌群不在正常范围内时,将其肠道菌群重置为30岁时的状况可能有助于促进健康。通过健康的生活方式调整肠道菌群的组成或将有助于老龄化与健康同行,助力全球健康老龄化。 
  
  
  
肠道菌群不平衡可能是导致许多衰老相关疾病的罪魁祸首 
  
老年人中随着肠道菌群的变化,免疫力开始下降。众所周知,老年人更容易受到感染,而且接种疫苗的效果也较差。此外,老年人促炎症和抗炎症之间出现不平衡,导致全身处于慢性低级炎症状态。衰老相关的慢性炎症,被称为炎性衰老(inflammaging),可能导致老年痴呆、中风和心血管疾病等常见衰老相关疾病的发生。啮齿类动物和非人灵长类动物的研究中发现,随着年龄的增长,肠道通透性增加,会增加肠道细菌及其产物的易位而导致炎症发生。 
  
那么,衰老相关的肠道菌群变化是否与炎性衰老有关呢?炎性衰老到底是导致肠道菌群改变的原因还是肠道菌群改变导致的结果呢?最近,一项发表在《Frontiers in Immunology》杂志上的研究中,研究人员将年轻小鼠或老年小鼠的肠道细菌移植到年轻的无菌小鼠中,结果发现,老年小鼠的肠道细菌可以诱导年轻的无菌小鼠表现出炎性衰老的一些典型特征。与此相关的微生物包括阿克曼氏菌属细菌、TM7细菌和变形菌纲细菌。老年小鼠的肠道细菌导致年轻的无菌小鼠血液中TLR2免疫刺激的细菌组分数量增加,它们可能促进炎症的增加和增强T细胞分化。 
  
  
  
老年小鼠的肠道细菌移植到年轻的无菌小鼠中可以诱导T细胞分化、B细胞发育和模式识别受体对微生物的识别等的差异调节。TNF-α在移植老年小鼠肠道细菌的无菌小鼠中也明显上调。TNF-α具有促炎症的作用,在炎症性肠病的发病中发挥关键作用,而抗TNF-α药物通常在临床上被用于治疗这种疾病。同时,TNF-α也会增加肠道上皮的通透性。衰老相关的炎症就依赖于微生物和TNF-α。 
  
Toll样受体(TLR)可以识别来源于微生物的具有保守结构的分子。移植老年小鼠肠道细菌的无菌小鼠的血清激活TLR2受体的能力增加,而且具有增加TLR4刺激的趋势,这说明血液中细菌组分的水平增加。相似的机制也可以导致2型糖尿病和代谢综合征。高脂饮食可以改变肠道菌群组成,增加肠道通透性;肠道通透性增加使得肠道中的细菌及细菌组分进入血液到达远端位点,诱导低度炎症以及胰岛素抵抗。嗜黏蛋白阿克曼氏菌(Akkermansia muciniphila)是一种降解黏蛋白的细菌,它可以通过增强肠道屏障功能逆转高脂饮食诱导的代谢紊乱。本研究中,老年小鼠肠道中阿克曼氏菌的丰度明显较低,在以前的研究中也同样观察到老年人肠道中阿克曼氏菌的减少。移植老年小鼠肠道细菌的无菌小鼠的阿克曼氏菌的丰度也较低。因此,受体小鼠中阿克曼氏菌的缺乏可能与肠道通透性的增加和炎症性细菌组分向血液循环的易位有关。 
  
移植四周后,移植老年小鼠肠道细菌的无菌受体小鼠肠道中拥有更多的TM7细菌和变形菌纲的细菌,变形菌纲细菌的差异至少部分是由于脱硫弧菌属细菌的丰度明显较低有关。脱硫弧菌和TM7细菌被证明与肠道屏障功能破坏有关;同时,TM7细菌和变形菌也可导致肠道炎症,因为这些细菌与炎症性肠病的发病有关。 
  
老年个体肠道菌群组成的改变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导致衰老过程中的慢性低度炎症状态。这种慢性炎症又与几乎所有衰老相关的健康问题密切相关,比如中风、痴呆和心血管疾病等等。因此,肠道菌群不平衡可能是导致许多衰老相关疾病的罪魁祸首。通过改变饮食或补充益生菌和益生元来维持健康的肠道菌群或许能够帮助预防炎性衰老,进而帮助我们预防几乎所有衰老相关疾病的发生。 
  
长寿的秘诀在肠道和肠道微生物,益生菌或许就有用 
  
关于衰老的理论很多,但是没有一个理论能够完全解释衰老过程。衰老很可能是由于遗传、表观遗传和随机环境事件随着时间的推移导致损害累积所造成的。代谢途径、神经内分泌调节、免疫衰老和氧化应激积累都可以解释各种衰老假说。在模式生物中,增加寿命最可靠的以及通过实验验证的方法就是热量限制,这表明胃肠道中的营养吸收对长寿的重要性。 
  
肠道菌群组成与健康衰老有关,富含益生菌和益生元的饮食有助于预防衰老相关的慢性疾病。由于疾病表现、药物、饮食和环境暴露的差异,衰老个体的肠道菌群变化也具有高度的个体差异性。 一般来说,衰老个体的硬壁菌门细菌数量下降,拟杆菌门细菌数量增加,双歧杆菌属细菌数量减少,促炎症变形菌门细菌数量升高,并伴随着菌群总体多样性的下降,而这与各种健康风险和身体衰弱有关。 
  
果蝇的肠道菌群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发生显著变化,表现为致病性的γ-变形菌和肠球菌的不成比例的上升,这导致果蝇表现出衰老相关的免疫衰老和肠道屏障功能紊乱的积累。这些变化与在老年人群中观察到的衰老相关的变化是类似的。果蝇的这种类似于哺乳动物的生命延续机制也使得果蝇成为研究益生菌疗法对寿命和衰老的影响的良好模型。 
  
2018年5月,来自加拿大麦吉尔大学的科学家们分别发表在《Artificial Cells, Nanomedicine, and Biotechnology》和《Scientific Reports》杂志上的两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发现一种由三种益生菌和一种名为Triphala的草药补充剂组成的合生元制剂,可能能够帮助延缓果蝇衰老。 
  
研究所使用的三种益生菌为植物乳杆菌、发酵乳杆菌和婴儿双歧杆菌;而研究所使用的草药补充剂三果宝(Triphala)是一种传统的印度草药配方,它是由印度醋栗(amalaki)、毗黎勒(bibhitaki)和诃梨勒(haritaki)三种植物的果实配制而成的,它们都是印度传统医学韦达养生学中常用的药用植物。三果宝常被用来治疗消化不良和便秘,它对于改善消化道的动力也有一定的作用。 
  
研究人员长期以来一直对印度传统医学中的天然产品及其对神经退行性疾病的影响非常感兴趣,他们将三果宝与益生菌结合在一起使用希望看看它们合用时的生理效益是否比它们单独使用时要更有效。 
  
首先,研究人员发现在果蝇和一种模拟人体胃肠道的模型中,三果宝可以促进有益细菌的生长,同时抑制致病细菌的生长,在果蝇中也没有表现出任何毒副作用,具有很好的益生元特性。益生菌与三果宝联用可以促进老龄果蝇的肠道菌群发生有益变化,其引发的生物效应比它们单独使用时要好得多。 
  
同时,研究人员发现由益生菌和三果宝组成的这种合生元制剂能够使果蝇的寿命延长60%,保护它们免于各种衰老相关的慢性疾病。当研究人员给果蝇饲喂这种合生元制剂时,果蝇寿命可长达66天,比不饲喂这种合生元制剂的果蝇寿命延长26天。这种合生元制剂不仅可以通过控制胰岛素抵抗和能量调节途径缓解代谢压力,还可以改善炎症、氧化应激水平的升高以及线粒体复合物完整性的丧失。 
  
总结 
  
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应对环境压力的能力变得越来越低,导致大量生理平衡的破坏,包括炎症、氧化应激、代谢功能紊乱和线粒体损伤。我们不可能通过单一的治疗或饮食解决方案来治疗日益增多的衰老相关的慢性疾病。
上一篇:让孩子健康成长 这些问题一定要...  下一篇:肝脏有问题,多半是拖出来的